( ͡° ͜ʖ ͡°)✧

颜文字

故事背景:在某次与敌联盟对战中,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中了名为“if”的个性,两人在折寺中学醒来,这一次绿谷出久选择跳楼的故事。

BGM:透明哀歌


昨晚一回到家就赶着做了,总之先感谢之前在我文下留言的各位,我之后会慢慢看的!!!一开始是以我想做这首歌为目的,连故事大纲都没,一边做一边想着发展,在整个视频做好时我还挺惊讶的,或许这就是if的发展吧。



求评论!!(打滚)

【胜出】人气排名(一发完)

-我现在极度混乱,不知道在写什么

-ooc


#英雄人气投票出炉#

#人偶人气排名跌到第三#

#No.1英雄人气大跌#


绿谷出久一打开推特,就能看到这三条话题占据在热搜里,他不由得露出一个苦笑。今天敌人的犯罪率特别高,作为No.1英雄人偶,绿谷几乎没有休息的空档。若不是同事接手,他可能就要累到在外面了。事务所的同事在和他交接工作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不管怎样,人偶你别放在心上。”


难道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摸不着头脑的绿谷只能懵懵懂懂地被对方往怀里塞上日常服,但过度疲劳的身躯容不得他思考那句话背后的意义,绿谷拖着仿佛千斤重的身体回到家。



同居人还没回来,他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在力气差不多恢复后冲了个暖水澡。换好衣服后很自然地拿起手机看看工作时错过的信息,随即就看到一开始的消息了。


“难怪了。”绿谷在楼下遇到一个据说是自己粉丝的女孩子,她像是刚哭过,说不管怎样都会继续喜欢人偶的。绿谷当时并不知道人气投票结果出炉的事,还以为是对方在生活上遇到什么挫折,像往常一样给自己的粉丝打气。



“哇,小胜还是第一耶!”绿谷翻着网页,浏览起排名。“原来是轰君超过我了。”他看着前面两人几乎倍杀自己的票数,若有所思。“欧鲁麦特还在前十内!”恩师近年都在修养,鲜少公开露面,还留在榜上说明真爱粉依然不少,作为真爱粉之一的绿谷松了一口气。


『人偶作为No.1英雄被爆心地倍杀,这No.1名不副实啊!快点滚下来吧!』

『偶粉怎么和真主一样废,粉力完全不行啊嘻嘻。』

『黑子滚呀!这本来就是花钱榜,你们得意个什么?靠实力说话ok?』


不出绿谷出久所料,粉丝们撕起来了。


他本人说不在意这个排名是不可能的,绿谷出久不是完人,一切能反映自己能力的排名,他都希望能尽力做到最好。这个排名榜的参与方法被人谩骂过,只要投票人财力高,就能让自己喜欢的英雄获得靠前的排名,和娱乐圈那套粉丝刷榜十分相似,实在有违英雄救助弱者的风气。绿谷出久也不希望粉丝帮自己刷票,曾经在投票初期公开呼吁粉丝避免破费。同居人对这个投票不以为然,不屑地说英雄又不是过家家,没有这种投票老子也会超越你的云云。



然而,现在那位同居人的确位占榜首俯视着自己。



小胜的人气真高!绿谷感慨。



不论如何,粉丝愿意花费金钱送自己的偶像上榜,那也是小胜的实力之一。就像他以前给欧鲁麦特的视频贡献的百万点击率一样。



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之间大概有着一条永远都解不开的结。


从小到大,两人总会被人比较。


孩子王和小跟班。


才能超人和无个性的弱者。


爆豪越强,就能反衬出绿谷的弱。其他的小跟班不是没有对绿谷能留在爆豪身边一事表达过疑问。但爆豪依然我行我素任由绿谷留在自己小团体那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强者就是为了保护弱者而存在的,把他剔除出去就没有意义了。”


身上初中后,绿谷不止一次表示过自己对英雄梦的追求,这事惹怒了自尊心极强的爆豪。只配被自己保护的废久凭什么要挣脱他的保护?他一次又一次试图用力量让废久认清自己是被保护者的事实,但对方似乎理解不了,只顾着反抗命运。


然而他成功了。


爆豪不止一次质问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在意绿谷出久这个连能力用起来都费劲的废物,这件事在后来成为职英某一次差点失去对方的战斗里得到了答案。


高一第一次和废久的对战里,他输掉了。之后在他们俩之间的比赛里,他也有输过。但他不再像以前那样的介怀。即使是废久,也是一个英雄。他有权利跑到更高的地方。爆豪胜己觉得即使是自己,也不能剥夺他的权利。只要他比废久强,废久就还是那个需要他保护的“弱者”。从绿谷出久踏上和爆豪胜己一样的高度开始,他们俩就没有停止过互相追逐。爆豪的起跑线比较高,他知道废久需要时间才能追上自己,那他就一边向前走,一边等他。



爆豪胜己并不需要这种虚无的榜单来证明自己的能力,绿谷出久也是。


爆豪胜己一回到家,就发现自家恋人在沙发上睡得像只死猪。手里还握着亮着屏幕的手机,他从对方手中抽出小小的电器,上面显示的是今天刚发布的人气排名榜。


“呵。”爆豪看着自己的名字处于绿谷上面,心情大好。刚才离开事务所时,前辈有恭喜他,所以他毫不意外。但亲眼看到废久在意这个排名,他多少还是有点高兴的。


继续看着我的背影追上来吧。


Izuku。


【完】


小番外


爆豪:废久你跟我说清楚,你这xxxx票是花在谁身上了?


绿谷:是欧鲁麦啦,支持我的偶像有什么问题?


爆豪:嗯?


绿谷:还有小部分是投给你的啦!


爆豪:你等一下在床上给我解释清楚。



【胜出】凭空出现的幼驯染(1)

-我爱修罗场

-ooc


那个人并不属于这个时空。


*


今天A班的实战课以自由分组对战的形式进行,学生需要撕掉敌组成员贴在背上的名牌,率先获得敌组全员名牌的组别胜出。因为是自由组合,学生们都和平日一起耍的小伙伴一起搭档。丽日与濑吕在空中展开攻防战 。轰和饭田上一刻被切岛上鸣两人压制着,这一刻又找到突破的点展开反击。至于剩下的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这对幼驯染正处于互不相让的状态僵持着。


绿谷出久不懂,爆豪胜己为什么要处处针对他。之前夜战结束时,他们把话说开,绿谷以为两人的关系缓和了一点。可是刚刚老师一宣布比赛开始,爆豪胜己半点犹豫都没,直接就冲过来,把他压在墙上。


“废久,你真是一点长进都没啊。”爆豪胜己恶劣地笑了,钳制绿谷腰肢的手缓缓发力,不让他身下的幼驯染有挣脱的空间。之前他也是这样,把废久压在身下,取得胜利的。“话不要说得太早,小胜。”绿谷直视爆豪胜己那双猩红的眼睛。与小胜在同一高度对视这件事放在一年前,是绿谷出久绝对不敢想的。但他现在有绝对的自信,打倒眼前的人。


“很会说大话嘛。”爆豪倒也不恼火,只是一点都不敢松懈,谁知道继承了欧鲁麦特能力的废久会在什么时候给自己一记smash。事实上,绿谷出久的确在暗自观察发动smash的最佳时机。由于两个人都绷紧神经观察对方,所以很清楚感受到彼此的呼吸。爆豪胜己呼出的气息如本人一样灼热,绿谷出久觉得自己的耳朵快要燃烧起来了。爆豪以为是自己的力量更胜一筹,得意地施力掐上绿谷腰上的软肉,一声不大不小的呻‖‖吟撞进耳膜里 。爆豪有一瞬间保不住自己的注意力。


站在屏幕下观战的同学见到这几乎凝固了五分钟的画面,目瞪口呆。“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画面很色‖情!”峰田实根据他丰富的观影经验给出如此评论。


“……”闭嘴啊峰田!青涩的少年少女们差点不能直视屏幕上那对幼驯染的动作了。


打破僵局的是那个突然出现的少年。


经过多次和敌联盟战斗的洗礼,A班的同学对危险的气息产生灵敏的嗅觉。所以他们在那个不知名的人出现时,视线很快从电子屏幕移到远处的训练场。


最新察觉到异样的是绿谷出久,他看到原本光秃秃的空地,突然凭空出现一位少年,未看清对方样貌的情况下,他觉得莫名的熟悉。实战经验丰富想绿谷在受到惊吓之余,没有忘记趁机发动smash推开身上的幼驯染。戒备的对象从一个变成两个。


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金发少年一开始也很茫然,他四处环顾,试图了解自己身处的环境。在抬眼的一瞬间,绿谷看到了对方对自己而言毫不陌生的五官,和刚刚还在对峙的幼驯染如出一撤。绿谷出久还从那个人的眼睛里看到名为惊喜的情绪。在他还在琢磨背后的意义时,自己下一秒就被对方拥入怀中。


在场的人对这一连串的发展表示吸收不能。


谁能告诉他们这个和自己同学爆豪胜己长得一模一样的怪人是谁啊?


为什么他上身只披着一个疑似动物皮毛做成发披肩,脖子上带着一条挂了勾玉的项链?!


这是从哪里穿越过来的少年王吗?


在极近距离目睹这一切的雄英一年级A班学生爆豪胜己本尊,身体以可见的幅度颤抖着,多半是气的。


“快给我放开废久!”爆豪胜己咬牙切齿地上前分开两人。但那个奇怪的金发少年力气出奇的大,握着绿谷出久肩膀的手没有要松开的意思。原来还在用不知名语言骂(绿谷会有这样的感觉,是因为自家幼驯染也是用同样的语气和自己吵架)绿谷的人这才察觉到其他人的存在,一脸疑惑地打量起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爆豪胜己。


“ÇÊÊÇÇÊÐ,DEKU?”绿谷觉得对方最后是在念自己的名字,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


实战课因为突发情况被迫终止,那个陌生人被相泽带走去,留下一众学生在课室里。大家都还没从刚刚发现的事反应过来,七嘴八舌地讨论。


“爆豪,那个人该不是你失踪多年的双胞胎兄弟吧?”切岛好哥们地凑过来问。


“我才不认识那种怪人!”爆豪比了个中指。“还有你!废久!”他毫无先兆的转身动作把身后的绿谷出久吓了一跳。“为什么那么没警惕心!”他看到那个人把废久揽进怀里时,心底冒起无名火,这个傻逼就不懂反抗的吗?就算对方和自己有着一样的脸,要是敌人的话,废久那不值钱的小命就不保了!当英雄的人能如此随便吗?


“小胜你发什么火啊!”绿谷出久心说自己不是好好地坐在这里吗?


“就是!爆豪同学你凭什么骂小久?”丽日御茶子站在绿谷身后撑腰。


“闭嘴,大饼脸!”


“小梅雨,你觉不觉得爆豪同学像是在质问对象为什么和别人约会的醋缸子?”看热闹不嫌热闹的芦户和蛙吹交头接耳,声线不大不小,刚好让爆豪胜己听到。


“想死吗你们?”爆豪轻轻举起手,火花霹雳吧啦地作响。


他一看到那个人,就知道是充满威胁性的家伙。而且那个怪人很明显的认识废久。


废久难道又有事瞒着我吗?


爆豪胜己紧握起拳头。



*


相泽带着那个和爆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回来时,差不多是午休结束的时候。在有着“翻译”个性的高年级同学的帮助下,他们终于能听懂对方的语言。一番询问下,雄英排除了这是敌联盟放进来的间谍,但还是需要监视。


“……这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发动了他们那边的能力,把那一边的爆豪胜己传送过来。爆豪二号会暂时在我们这边呆一段时间。你们放学后给他安排一下房间吧。”相泽说完就走了,留下学生们继续八卦。


“所以说真的有另一个世界的存在啊!感觉好酷哦!这位爆豪你是做什么的?”上鸣自来熟地向还半裸着上身的爆豪二号搭话,据说他拒绝换上校服。


“管理恶龙。”这个爆豪也是一位酷哥,话也不愿意多说。


“那你为什么会被送来这里?”八百万提出一个核心问题。


“找人。”依然是简短的回答。


“很重要的人吗?”叶隐透挥着手提问,虽然她认为这个不认识她的人应该不知道她在哪里,但她又觉得对方正看向她。


“对,是我的爱人。”说到爱人时,这位爆豪的表情柔和了一点。


“哇!”正直青春时期的年轻人们发出尖叫,听起来好浪漫哦!


“我们吵架了,一个月来都都没有他的消息,魔女大饼脸说他有可能跑去别的世界,所以就把我送来了。”丽日御茶子听到大饼脸时,脸都扭曲了。


“那你知道你爱人在哪里吗?”芦户兴奋地问。


“找到了。”爆豪走下讲台,在正专心听他们聊天的绿谷出久面前停下。


“Deku,跟我回去吧。”他拉起绿谷的手。


这单方面含情脉脉的场景维持得不久,不知是因为来自异世界的爆豪胜己做出不属于自己的行为,抑或是其他原因,坐在前面的爆豪胜己愤怒地把桌子踹到,低声怒吼:“滚!”


【待续】



今天依然是平行線女孩

角色印象表
最后两p空白表自取~

最后一p补在tag了~

美少女

其实我是看了第一代真人再看四代的,本来就对漫画里的高金产生了爱情,结果又因为第四代演员们的演绎被一脚踢进坑里了。四代版的高远把对金金隐约可见的宠溺都表现出来了啊,例如临走前这抹微笑。
昨晚在b站随便逛时发现这个女装,就借用来做高金结婚图啦。

【高金】橡皮筋(一发完)

“前辈睡觉的时候,会放下头发的吗?”佐木举着摄影机问,仿佛这是一场正式记者会。

“洗头发那天会——话说回来,佐木二号你怎么会在这里?”金田一一坐在推理研究会里勤奋地抄着什么内容,那认真劲让人怀疑这是假的金田一。

“记录前辈的生活呀♡”佐木对偷拍金田一的事上和金田一的欧派竞猜游戏有着相似的执着,要不是清楚佐木是直男,大概会认为他对金田一有意思了。

七濑美雪坐在旁边一边检查金田一刚才抄好的内容,一边说:“作为他的青梅竹马,我也只有看过那么两三次他放下头发的样子。”她试图回想那两三次难得的画面。“哎呀阿一你抄错了,不快点改过来的话,明天还要继续啊!”

“那个臭老头,不只没收我小黄书,还罚我抄这些无聊的课文,气死我啦!”金田一把笔架在鼻子下,嘟着嘴,无聊地趴在桌上。“他哪里有空检查啊,美雪你放过我吧。”

“不过,真想看到前辈放下头发的样子。”佐木呢喃,金田一新奇的样子实在叫人好奇。上一次在香港发生的事件里,李sir事后回忆,那是十分难得的金田一一,一瞬间让人移不开目光。

佐木忍不住摸上金田一挂在脑门下的小辫子,和看起来不一样,一点都不扎手,柔软的触感和表面上总是粗糙得让人不忍直视的金田一不同。

“这有什么难的?”金田一坐起来,一手勾在橡皮筋的内缘,就要拉下来。

“金田一同学,你们在这里啊?”突然,一个人走进来,直接卡在金田一和佐木中间。

高木遥,是上周刚过来的代课老师,接任有事请假的英语老师一职,同时也是他们社团的新任负责人。这个人就这样神出鬼没地走进房间里,把在场的大家吓了一跳。佐木更是忘记去拍下金田一前辈值得珍藏的散发画面。

“这位同学,你不是本校的学生吧?”高木遥背对着佐木问,那渗人的压迫感却直面而来,让佐木起了尽快离开的念头。“不好意思,我先走了!”然后带上他心爱的摄影机落荒而逃。

“高木老师?您找我们有什么事吗?”美雪问,她总觉得这个老师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频率颇高,今天果然又来了。

“学生会那边有事找你。”高木说。

“好的。”美雪离开前,还特意交代金田一继续罚抄,不然就把他写错的那部分告诉老师。

“美雪那家伙居然不帮我!”金田一看着还剩一半的课文,气结,头发更是被自己折腾得乱成一团。

站在他身后的高木遥见状,呵呵地笑出声。“老师,你还在啊?”金田一回头看了他一眼。高木遥戴了副圆框眼镜,头发被一丝不苟地往背后梳,十足精英的模样。

“帮七濑同学监督你的罚抄。”他的老师说。

“回去啦。”金田一毫无对师长尊重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这个人面前很放松,所以总是肆无忌惮。

“你的头发。”高木遥没有理他,而是指出他仪态的不足。“哦哦,我的橡皮筋呢?”金田一左盼右看,没有发现自己刚刚慌乱之中掉在地上的橡皮筋。

“这里。”高木遥拎着一条黑色的橡皮筋。“我有梳子,我帮你绑吧。”

金田一很想说他的头发随意绑就行了,并不需要什么工具,更不需要别人帮他。但高木已经开始动作了,两三下就把金田一的头发打理好,平日总是四处乱翘的发丝此刻都紧贴在皮肤上。

这是很奇妙的感觉。

他指的是高木遥给自己梳头发这件事上。以他自己的观察,这个明明才认识一周的代课老师,在没有课的时候总是能有各种理由和他说上话。听闻连成为研究会负责人的事,也是他自荐的。难道……?

金田一陷入沉思,并没有留意到高木遥黏在他身上的视线。

过了一会,高木抬头看了眼时钟,说是要回去批改作业了,转身就要离开。

“那个……”金田一叫住了他。“嗯?”高木遥回头,这一幕似曾相识,他觉得自己和这个人有过类似的接触。

“你……”是高远遥一吗?那个总是说着我们是不会相交的平行线的宿敌。

“没事,老师你给我改个高分吧!”金田一换回平日那不正经的表情,哈哈地笑。

“不要。”高木遥留下两个字就走了。

这个臭家伙,果然是高远吧!金田一一想起死对头那好不合作的态度,忍不住咋舌。

但既然是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他怎么会特意出现在我面前呢?那家伙现在多半在哪个角落里策划着下一个计划吧……

没错,金田一。我们是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又总会在身边。

离开社团课室的高木遥,不,高远遥一倚着墙,手指抚上被藏在衣袖下的橡皮筋。

就像这条橡皮筋,把数不完的发丝紧紧地绑在一起。

不得不相随左右的平行线。

【完】

其实我想写高远帮金金绑头发,还有他那不准其他人看到老婆披头散发的占有欲而已。
结果写那么长(躺)

你就这么想看阿一下跪吗?
然后在床上求饶?